阿姨的偷窥

    时间:2018-09-24 (1)
    「俊杰在偷看我的房间。」
    在月云最喜欢的书框下的塑料板墙上有一个小洞。墙壁的那一边是俊杰的房间。
    俊杰为暑假期间上台北补习班,在阿姨月云的二房一厅的公寓借用一间房。
    月云是二十八岁的成热女人,她不是没有性伴侣,但为了俊杰的功课,準备为他忍耐一个月,可见用心良苦。
    可是俊杰竟然偷看我的房间………
    月云首先感到惊讶也无法相信。俊杰还是国三的学生,是小男孩怎么会偷看女人的卧房。
    在月云的脑海里不断的出现自己在卧室里显露出来的姿态。
    「哎呀……难为情死了……」
    卧房对月云而言,是身心都能赤裸的唯一安全场所。一个人全身赤棵时有说不出的快感,月云最喜欢那种戚觉。
    那时候的裸体不是故意做给男人看的,是为自己一个人的裸体。这种不想给任何人看的赤裸裸肉体,竟然被年幼的外甥看到。
    月云想到这里时奇妙的感到身体里开始火热。
    「现在,他一定也在偷看。」
    想到这里时月云忍不住抱紧还穿洋装的自己身体。
    月云自己都无法相信,她竟然会幻想武彦的肉棒。像一颗年青的竹子,直直的竖立。虽然还没有实际看过,但月云的嘴里积存很多唾液。
    「那孩子一定一面偷看一面自我安慰。看着我的裸体拼命手淫……」
    对于自己的裸体能媚惑男人,使男人兴奋,女人无不感到快感。即使这个男人是外甥,男人的勃起对女人就是一种赞美。
    「我的身体真的那样美吗?,」
    月云好象要确定自己的身体一样的,双手在洋装上顺着身体的曲线向下抚摸。
    她对自己的身体不是没有信心。高耸的乳房,细细的腰,丰满的屁股……大概是从大学时代做有氧体操的关系,身材一直保持很好。
    如果借用月云的许多男朋友的话「华丽而芳香的肉体,为性感做化身的女人」。
    是充满成熟色香味的二+八岁的肉体。
    「既然这样想看,就给你看我的身体……」
    这样也没有那么才对,外甥偷看阿姨的裸体偷偷手淫,也是很自然的事。因为他还年轻,让他只是看到裸体就高兴,我也会觉得高兴………
    月云的前开洋装很轻易的就从身体上滑落下去。要和过去一样装出不知道有偷看的孔,动作必须要很自然。
    粉红色的乳罩和同色的丁字三角裤,还有米白色的吊带长丝袜。半棵的月云在背上感到俊杰火热的视线,走到大镜前。
    「我的身体怎么样?性感吗?」
    月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说,然后用手把长发撩到头上,把脸靠近腋下闭上眼楮慢慢吸气。
    「这是多么美妙的味道……俊杰……这就是成热女人的味道。」
    月云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姿势对男人是多么刺激。俊杰是不是忘我的凝视?
    是不是勃起的龟头前端,已经流出润滑液………
    月云来到床边抬起一只脚放在上面,好象故意让俊杰焦急,慢慢脱长丝袜。
    「看我的腿吧!又美又光滑,而且周火热。想不想在这里亲吻?还有……」
    月云幻想俊杰把鼻子靠在小小的三角裤上,像小狗一样的闻……立刻觉得下体开始骚痒。脱下长袜后又面对大镜。
    「这就是女人的乳房,想不想吸吮?」
    双手绕到背后打开挂钩,在这刺那两个丰满的乳房立刻顶开乳罩跳跃出夹摇动。
    月云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小小的丁字三角裤。
    「俊杰,仔细看吧……我的屁股丰满又有弹性吧?」
    月云用双手抚摸屁股的同时,手掌伸入三角裤里。
    「哎呀……这里都湿了。」
    夹在大腿间的三角裤离开肉体的感觉非常淫靡。看到三角裤的中央被月云分泌的液体润湿。
    「俊杰真是好色的小孩。」
    月云幻想俊杰把睑靠在她的三角裤上拼命闻的模样。
    月云慢慢脱下三角裤丢到房脚。
    「俊杰,现在我已经脱光了。现花我的身体萋转向你,让你看到全部……」
    月云小声说着,再次用双手撩起黑发,做出恼人的姿态。
    这时候月云的心跳也开始激烈。告诉自己要很自然的动作,然后慢慢转向有孔的墙。这时候月云感到俊杰火热的视线刺到她软绵绵的下体上,她觉得身体无力的无法站稳。
    月云一下就倒在床上,仰卧时,裸体就完全面对墙上的画。她轻轻哼一声,用手肘盖住脸,另一只手摸到下体的阴毛上,在那里用力摩擦时,从肉洞口到子宫产生强烈的电流,月云的身体猛然抽搐,不由得弯曲大腿。
    「俊杰……让阿姨做出这种事……你真是坏孩子……」
    月云慢慢分开大腿,让墙后的视线进入大腿之间。
    「俊杰……你还不能射精!阿姨也要……泄出来!」
    月云用手指拨开花瓣,在那里开始揉搓。







    (2)
    「早安,俊杰!已经八点了,快起来!」
    第二天早晨,月云奇袭俊杰的卧室。没有敲门就沖进去,突然拉开窗帘。原来睡熟的俊杰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一时说不出话来,明亮的阳光也使他张不开眼楮。月云立刻来到俊杰的床边伸手就拉开俊杰身上的毛巾被。
    「啊……」
    俊杰急忙扭动身体想躲避月云的视线,可是只穿一件内裤的下体,没有办法隐藏早晨挺立的肉棒。
    卷曲身体,双手放在下腹部上,俊杰战战兢兢的转头过来看月云。月云是白色的上衣和短裤,非常妖艳的打扮,站在俊杰的头边双手插腰。从下面向上看,能看到大腿跟和珍珠色的内裤。早晨挺立的肉棒不值没有萎缩反而更勃起。
    「你不用隐藏,我早就看到了。」
    和俊杰的预测不同,月云带着笑容坐在床边。
    「俊杰转过夹!我说过,你不要隐藏。」
    伸出一只手轻轻拉开俊杰的一只手,果然内裤像帐蓬一样的隆起。
    「你把内裤脱掉,我要看你勃起的样子。」
    俊杰羞的脸色通红,用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年轻的阿姨。
    「那种事……」
    「唷!你以为还能抗拒我说的话吗?」
    月云用高压的口吻说。
    「你敢偷看我的裸体,自己的就了能给我看吗!」
    俊杰好象吓坏了。
    「我没有生气。可以说这是交换条件。你看过我的裸体,所似我有权力看你的裸体,对不对?」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
    「我说过我没有生气!你这孩子真烦人!」
    月云伸出右手抓住俊杰的内裤裤腰用力向下拉。俊杰急忙想躲避抬起屁股反而更坏。等于帮助脱内裤,俊杰的肉棒和阴囊都完全暴露出来。
    被压住的肉棒猛然跳出来,摇动两三下,呈垂直的挺直不动。
    「真漂亮!」
    月云不由得赞美一声。年轻的肉棒果然和想的一样新鲜,好象难为情的出现红色,可是充满几乎要爆炸的硬度。刚刚长齐的如汗毛般的阴毛,下面缩紧的阴囊显得非常可爱。
    月云默默的看,把男人的肉棒看成美丽的东西这还是第一次。是很久没有看的关系吗?绝不是如此………
    自从想看的瞬间开始,在月云的脑海裹强烈的形成肉棒的印象。可爱又美丽的印象。偷看她的裸体,忍不住勃起的肉棒。她能如意摆弄的,外甥的新鲜肉棒。
    俊杰的肉棒没有使月云的希望落空。
    「对不起……求求你原谅我吧……」
    「不行!不能原谅。」
    月云用甜美的声音轻轻说着,伸手到颤抖的俊杰身上,左手握肉棒,右手抓住阴囊。
    「啊!」
    俊杰的全身猛然抽搐。月云双手里握住阴睫和阴囊的感骤,觉的非常美好,同时陶醉的看着又硬又热的外甥的肉棒,双手忍不住上下活动。
    「不行啊……要出来了!」
    「你每一次都是这样弄出来的吧,一面偷看我的裸体,看我的那里……,一面幻想摸或舔我的身体手淫,对不对!」
    月云全身觉得异常兴奋。女人的自我陶醉……这样的感觉使月云的双手不停活动。
    「啊……我喜欢阿姨……所以……啊……不行了!」
    年轻的肉棒在月云火热的淫靡双手中,很快的开始爆炸。
    「啊!」
    年轻的喷泉激烈的在空中飞散,有一部分散落在月云的头发上。
    「对不起……」
    用双手盖住开始萎缩的阴睫,俊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真讨厌,想到自己的外甥是一变态的男孩,我就很伤心。」
    月云拿卫生纸擦沾在头发上的精液。
    「以后不可以偷看了。今天晚上我的男朋友也许住在这里,但你绝对不可以偷看,知道吗?」







    (3)
    说这是禁止看的命令,不如说是一种诱惑。月云当然不会认为俊杰真的不偷看,反而在心里还希望他偷看。想把纯真的俊杰,恋慕她肉体的俊杰,要彻底的折磨。在月云的内心里产生有如虐待狂的欲望。
    月云的「男人」是同在一个设计事务所上班的。永宾的和月云同年纪的男人。
    永宾也是出名的花花公子,好象除月云以外还有几个女人,他们两个人发生关系以后已经两年,且双方都没有考虑到结婚的问题,彼此只当做理想的性伴侣而已。
    永宾虽然是花花公子,但听说隔壁房间有年经男孩还是觉得不自然。
    「真的可以吗?」
    「没有问题的,他已经睡了。」
    如果说外甥会偷看,就是永宾这种人,大概对性交也会犹豫不决。
    「那孩了一但睡着了,不是轻易就会醒的。」
    「可是,你那时的声音是相当大……」
    「你这个坏蛋……」
    月云撒娇的说着,好象迫不及待的用右手摸男人的长满毛的下体,轻轻握住还没有膨胀的肉棒。
    「我已经忍不住了……想要迁个,拜托你快给我插进来吧。」
    月云一面说一面亲吻男人的胸部。
    「你今天真热情,好象突然发情了……」
    永宾露出微笑,爱抚月云的黑发。
    自从发生关系已经两年,但月云这样急急的要求还是第一次。
    用一只手抚摸阴睫和阴囊,月云好象着迷似的从男人的胸部一直吻到下腹部。
    永宾第一次看到月云淫蕩的动作,逐渐开始兴奋。
    「月云,用你可爱的小嘴好好的给我用吧。」
    不知何时月云已经趴在男人分开的双腿之间,吻还役有完全勃起的阴睫。
    知道俊杰在偷看,就更淫靡的用一只手玩弄阴囊,月云把永宾的阴睫含在嘴里。
    永宾忍不住扭动屁股,这是多么强烈的吸吮,永宾的阴睫在月云的嘴里忘记隔壁有人开始膨胀。
    「好……好……」
    月云的嘴里快要容纳不下很快勃起的肉棒,吐出来后用脸颊摩擦。龟头特有的稍许剌鼻的酸味,今天感到特别刺激,月云已经忘记演技,用自己的鼻尖在胀大的龟头上摩擦。
    「月云,快继续含在嘴里,我忍不住了,快吸吮吧!」
    看到月云一直握在手里玩弄,永宾挺起屁股催促她。
    月云好象从梦中醒过夹一样,抬起头来张开眼楮,仔细看着在眼前耸立的肉棒。
    这时侯想起大小和形状,以及颜色都完全不同的俊杰年轻肉棒。
    只是用手掌轻轻的抚换就忍不住在欢喜中射精的年轻肉棒,月云觉得太可爱。
    如果能现在这样给他含在嘴里,俊杰一定会高兴的哭泣吧。
    现在俊杰一定在偷看,你一定要看清楚我在亲吻男人肉棒的样子,你想我也给你这样弄吧,那就要仔细看清楚……
    月云在心里这样念着闭上眼楮,猛然把永宾的肉棒塞进嘴里,用舌头和牙齿,还有嘴唇在男人肉棒上面飞舞。
    「唔!」
    对从来没有过的贪婪口交,永宾不由得挺起腰,双腿用力伸直,嘴里冒出哼声。
    月云已经不顾一切的吸吮。现在自己的这种样子,有外甥俊杰在偷看……这样一想,月云的本能几乎要疯狂,对嘴里的肉棒已经分不出是永宾的还是俊杰的。
    俊杰,看啊!看我做这种事情!这样做淫乱的事情………
    本能的要求愈来愈炽烈,心跳的速度愈夹愈快,全身像火一样的发热,从阴户流出夹的蜜汁沾湿大腿跟。月云觉得快要昏迷了。她觉得不安,只好抓紧永宾的肉棒拼命的吸吮,好象唯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
    「唔……好了!不行了!」
    永宾不得不用双手把月云的头推开。
    「快骑到我的身上来,快让我插入你的阴户里!」
    月云的嘴离开肉棒,眼楮好象失去焦点的看着远处,把沾在脸上的头发用手拉到脑后,从全身散发出女人特有的甜酸味,骑在男人的身上。
    双腿跪在男人腰骨的两侧,伸直上身,用手扶助坚硬的肉棒,把湿淋淋的肉洞对正在上面。在勃起的龟头踫到已经充血的小阴唇时,好象已经鳜法忍耐的,月云的身体猛然落在永宾的下体上。
    巨大的肉棒在潢那间完全进入月云的身体里,从两个人的嘴里同时发出淫靡的哼声。
    永宾挺起下体,月云扭动屁股,彼此都想更深深的结合,身体在一起摩擦。
    永宾同时也伸出手抓住月云摇摆的丰满乳房。
    「啊……好极了!要用力……用力的插,在我的阴户里用力的插啊!」
    月云好象把上身的重量完全放在永宾的身上,月云的屁股开始上下猛烈起伏。
    俊杰,在看吗?快看……我已经要泄了……啊……快看吧………
    俊杰在看!永宾的肉棒在身体里插入的兴奋,和俊杰在看的兴奋形成相乘的效果,使月云的身心波动。不停的摇头,黑发随着飞舞,汗珠在脸上滚落,好象呼吸都困难的样子。
    第一次看到月云这样疯狂,永宾的欲火也更猛烈燃烧,用力向上挺,几乎把月云的身体顶飞,此时月云鸣咽的声音也更强烈。
    子宫被肉棒挖弄……在这样又深又强烈的陶醉感中,月云戚到永宾的射精比过去的一次都激烈。
    「啊……我要泄了……泄出来了」
    过去从没有过的强烈高潮,像海啸一样的袭击月云的全身。阴户开始猛烈痉挛,用难以相信的力量勒紧肉棒。两个肉体好象变成真硬一动也不动。
    一分钟、二分钟……惟有结合的部分在这段时间里好象自动装置一样收缩、振动。
    「唔……」
    「啊……」
    两个人同时深深叹一口气。
    「不要紧吧?你的声音那样大……他不会醒吧。」
    永宾从余韵中醒过来,好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
    「也许听到了……也许他在偷看……」
    「什么?真的吗?」
    永宾猛然起身向四周看。
    「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即便是真的偷看现在紧张也没有用。而且听到或偷看有什么关系,我们又没有做坏事,对不对?」
    月云好象对隔壁的房里说话。







    (4)
    第二天早晨永宾很快的离开月云的公寓后,月云又穿着性感的衣服来到俊杰的房间。
    「俊杰……醒醒吧。」
    这一次是很温柔的说。俊杰好象很惊讶的张开眼楮。
    「俊杰,早安。」
    「唔……早安……」
    俊杰露出迷惑的表情看着月云。
    「嘻嘻嘻。」
    月云有意的轻轻笑着,从毛巾被上抓紧早晨勃起的肉棒。
    「啊……」
    「今天早晨果然也很有精神,年轻的男孩就是这样。」
    月云好象在欣赞手掌里的充实感,一面握紧一面用娇媚的声音说。
    「俊杰,昨天晚上你偷看了吧?」
    「不……我没有……」
    「我昨天和他性交,你真的没有偷看吗?」
    「是……」
    「唷!那样就真还憾。」
    月云的手突然离开肉棒改用冷漠的声音说。
    「如果你偷看了,我準备和你做一漾的事。我没有说谎,真的準备和那个人一样的和你玩。俊杰,你不是喜欢我吗?因为你的这种心惰使我很高兴,所以想和你做同样的事情。可是你没有偷看……就等到以后再说吧。」
    月云假装做出要离开的样子。
    「等一等……」
    俊杰急忙阻止。
    「我……偷看了,对不起……」
    「我不相信,你不是不守诺书的坏孩子吧?」
    「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可是忍不住……」
    俊杰露出快要哭泣的表情。
    「不相信。那么你就说说看,我和他做了什么事情。妯果说对了,和你也做同样的事……」
    「那是……」
    俊杰说不下去了。
    「看吧,你根本没有偷看。」
    「我说……阿姨……把那个男人的……用嘴……」
    「什么,把那个人的什么东西用嘴……」
    「把小鸡鸡……用嘴……吸吮……」
    「就是这样吗?」
    「还有……还有……阿姨骑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哎呀,你是真的偷看了……坏孩子!」
    「对不起……可是……我……」
    「没有关系,你能坦白的说出来就原谅你。俊杰,你也想做同样的事吗?要我给你……吸吮小鸡鸡吗?要我……骑在你身上吗?」
    俊杰的脸上立刻出现兴奋的表情,难为情的看着月云点头。
    「真是坏孩子,你妈妈骂你,我可不管……」
    「役有关系……我最喜欢阿姨了……变成什庆样都没有关系……」
    「真是没有办法的坏孩子……那么……」
    月云说着就轻轻拉开俊杰盖着的毛巾被。
    「把内裤脱了吧,我会好好的亲吻你那可爱的小鸡鸡………」
    俊杰好象很高兴的点头,脱内裤时双手好橡有一点颤抖。
    「嗯,很美,我也喜欢你的小鸡鸡。」
    月云说完就立刻低下头,几乎是踫在俊杰的下腹部上。毫无疑问的这是月云的真心话。还没有经过沾污的像青笋般的肉棒,月云觉得非常可爱。
    受到这样火热感情的驱使,月云舔遍俊杰的下体。大腿到阴毛,阴囊到肛门,把俊杰的下腹用唾液完全沾湿。
    「俊杰,我要吸吮你的小鸡鸡了。」
    月云在激情下猛然扑向俊杰的肉棒。
    「唔……」
    好象有热水突然浇在上面的感觉,俊杰的身体反射性的抽搐一下。
    「阿姨啊……太好了……这个真是阿姨的嘴巴。」
    刚才涂上的口红把俊杰的肉棒染成红色。任由本能的驱使,月云有节奏的上下活动头部。月云湿润又火热的嘴唇,和阴户一样的把俊杰的肉棒夹紧上下套弄。
    深深的含在嘴里后,凹下脸颊用力一面吸吮一面向上拉。舌尖舔到阴睫的肉缝上,用牙齿摩擦膨胀的龟头。一次比一次的动作更有力。
    对只知道手淫的年轻肉棒而言,这样的剌激实在太强烈了。肉棒膨胀的达到痛的程度,马口有火烧般的剌痛感。俊杰仰起头抓起月云的肩,拼命的忍耐快要疯狂的沖动。
    「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年轻的肉棒是没有耐性的。在马口产生火烧般的高潮预感,使得俊杰急忙想退缩屁股。
    可是月云的嘴,比刚才更用力的夹紧俊杰的肉棒,不让他逃走。
    「俊杰,没有关系,你可以射在我的嘴里……我想要你的精液……射在我的嘴里……」
    月云轻轻的说着,把俊杰的肉棒深深的含在嘴里,几乎要踫到喉咙,然后用尽全力吸吮。
    「啊!」
    俊杰当然受不了,全身开始抽搐射出火热的精液。背那间大量的精液射入月云的嘴里。也不顾从嘴角流出来,月云仍旧继续吸吮。
    在年轻的肉棒吐出一切,变成小肉块时,月云才松开嘴,把剩在嘴里的精液吞下去。
    「对不起……我射出来了……」
    「役有关系……马上会再给你弄大的……现在还没有完……等一下要把这个东西插入我的阴户裹。」
    月云露出兴奋的表情,再度把俊杰缩小的阴睫含在嘴里……
    【全文完】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第四色400ai_色色小说_影音先锋色情资源站_sis色中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