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二百零四章

    时间:2018-07-11 文渊与紫缘缠绵多时,方才重返白府。经此一番调剂,此后数日,文渊似乎心情大好,兼以「文武七絃琴」练功调养,内伤复原甚速。
      他隐隐察觉,「广陵散」之音虽是刚强无俦,以之与龙驭清交手时,也的确发挥了莫大威力,却总像是有所缺憾,但又难以捉摸。此时文 渊已决心与韩虚清周旋,自知武功不及,更是时时潜思「寰宇神通」人字诀的奥妙,以期能与韩虚清相抗,同时也等着大小慕容回返,增添助 力。
      一日,任剑清悄悄来到文渊房中,朝文渊道:「成了,我手上那两疋十景缎,现下全落到韩虚清手中了。」文渊道:「没露出破绽么?任 师叔,你是怎么做的?」
      任剑清笑道:「简单之至!我将你交予我那疋」柳浪闻莺「,拿去我收藏原有那一疋锦缎的地方,路上故意让韩师兄的眼线追蹤下来。我 将这两疋锦缎藏在一起,第二天再看,就给偷换成两疋寻常锦缎了。不过这第二回去,可没给他们察觉了。」
      文渊沉吟道:「如此一来,韩师伯当已集全了十景缎,我们暂时可以摆脱凶险。任师叔,那追蹤你的人物,你可有看破他的身份么?」任 剑清道:「这倒看不出来。追蹤我的至少有两人,一个离得较近,我瞧他身法甚似滇岭派门人,但还及不上白超然、葛元当的功力,想来不足为惧。还有一人远远相随,轻功大是高明,但实在隔得远了,完全瞧不出门道来。」文渊道:「也罢,无论何人,功力总不会高过韩师伯去。 」
      任剑清脸色忽转肃穆,道:「文兄弟,你现下伤势如何?可大好了罢?」文渊道:「是,气力虽未尽复,但不成大碍。」任剑清道:「我 中了大师兄那两招,全亏得底子打得不差,死是死不了,但是伤了筋骨,实在有损功力,若要跟韩师兄动手,更为难了。偏偏向扬把」天雷无 妄「功力给忘了,真正不妙。老实说,现下我们谁也不是韩师兄的对手,倘若当真要动手,你别顾忌良多,我们一出手就要合力毁了他。」
      文渊虽已有準备,知道或有一天要与这二师伯正面为敌,但是听任剑清一说,不免心头一震,想起同门相残之惨,不禁黯然。任剑清沉默 良久,暗一咬牙,低声道:「他妈的,若非华师兄过世得早,岂会有这种混帐事!」
      就在此时,文渊耳中轻轻一响,听得廊上传来急促步履之声,心中一紧,面朝任剑清,微微颔首。任剑清一见便即会意,轻轻点头,不再 说话,心底微感惊异:「好小子,耳力已精到这等地步?──喝,我现在才听到了。」
      只听来人脚步声赶到房外,随即一阵叩门声,跟着那人唤道:「文公子,您在么?」语音似很惶急,却是秦盼影的声音。文渊道:「我在 ,姑娘请进。」心中暗觉不安:「秦姑娘怎地如此着急?」
      话一说完,秦盼影便开门进来,道:「文公子!啊,任前辈也在,这好……」
      喘了口气,又道:「师姐她……她……」
      文渊懔然起身,道:「呼延姑娘怎么了?」他顾及任剑清在旁,没说出「韩姑娘」来。秦盼影神情着急,道:「师姐她、她去找韩虚清了 ,她说要问个究竟……」文渊道:「问?问什么?」任剑清一拍文渊肩膀,道:「还用问,当然是认父亲!」
      文渊吃了一惊,微微侧首,道:「任师叔,你知道呼延姑娘的事?」任剑清道:「那日我前来京城,路上遇见她,她向我打听过」韩近仁 「这人,一谈,我就全明白了。」顿了一顿,道:「我也知道她不姓呼延,本姓是韩,更知道韩近仁是什么人。我们师兄弟四人,拜师之后, 依」清「字辈改名,韩师兄韩虚清,本名韩近仁!」
      文渊闻言,更是震惊,倏地想起当日韩凤对他诉说往事,说起父亲是「用剑高手」,自己也曾一度想起韩虚清来,却不料真是韩虚清。但他此时已知韩虚清城府深沉,图谋者大,乍闻此事虽然吃惊,却无所怀疑,胸臆间怒气勃发,道:「韩师伯……韩虚清,他就是那忍心杀害女 儿之人?任师叔!你知道了,该早些告诉我……」
      任剑清低声道:「早先可说不得!一传出去,韩师兄非把我们灭口不可,咱们一个个伤得有气无力,难道急着找死不成?」秦盼影道:「 那,现在……现在怎么办?我想劝师姐,她却直往后院跑……」
      文渊道:「后院……后院?啊,她莫非并非去找韩虚清,而是先去找韩熙?」
      任剑清一拍拳头,道:「若她没见着韩师兄,事情没闹起来,还来得及阻止,必要时先宰了韩熙那小子,快走!」
      韩凤自在皇宫中了龙驭清一掌,负伤甚重,所幸中招之际,及时以金翅刀斗篷护体,伤势较穆言鼎、秦盼影轻得多,连日疗伤,已然康复 泰半。
      她自与文渊一度春风之后,便即离京寻父,莽莽乾坤,却不知往何处去。正彷徨无措之际,途中巧遇任剑清,知道他是文渊的同门长辈, 又是江湖有名的高人,有意无意间,便向他打听「韩近仁」此人,殊不料这正是韩虚清的本名,任剑清一答出来,韩凤登时呆在当场,惊讶、 愤恨、哀伤、畏惧,种种思绪缠绕心头。
      她得知瓦剌入寇的消息,随任剑清回到京城,率云霄派同门反击皇陵派,在奉天殿上见韩虚清来到,其时她满心震愤,若非伤重难以动弹 ,当场便要上前质问于他──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女儿?
      回到白府,看着韩虚清与韩熙的对答,韩凤竭力冷静,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哥哥,便是韩熙。四岁之前的记忆,她全用在牢记父亲的罪行 之上,对这大她两岁的兄长实在十分模糊,但他仍是她的兄长。
      此刻韩凤身子大好,已能使动金翅刀的诸般招数,她心中立时决定:「我得去见这个哥哥,问他一问,我爹到底是怎样的人?你这哥哥, 可知道还有我这么一个妹子?」
      想起韩熙伤了文渊的眼睛,韩凤对这素不相识的哥哥,又多了一份莫名的憎恨。她不顾秦盼影的劝阻,来到囚禁韩熙的厢房外。两名守门 人都是白嵩的弟子,算是云霄派的门人,见了韩凤来到,各自行礼。韩凤道:「你们都先退下,我有要事。」一人答道:「呼延掌门要进去是 不妨,我们可不能离开,师父要怪罪的。」
      韩凤皱眉道:「白师叔那里,自有我来交代,你们担心什么?下去!」两人不敢违逆,只得离去。
      韩凤走进房中,但见房中阴气惨惨,韩熙垂首坐地,手足均被铁炼扣锁,炼子直连身后房柱,无可挣脱。他察觉有人进来,缓缓抬头,眼 中精光闪烁,虽然衣衫破烂,模样狼狈,神情却显得精力瀰漫,不见困顿神气。一见来人是韩凤,韩熙只微微冷笑,道:「想不到我这行尸走 肉,还能劳动呼延掌门芳驾。」
      韩凤朝他一望,心中一动,暗歎:「他是我哥哥,同样给我爹害了!」
      看着韩熙,忽然觉得亲近不少,亲情顿时将恨意沖淡了。她不动声色,说道:「韩……韩前辈生出你这等儿子,也算家门不幸。你可有兄 弟姐妹?」韩熙冷冷地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韩凤这一问,本是要试探他是否知道原有个妹妹,不意此时听他反问,只哼了一声, 一时没能答得上来。
      韩熙道:「我死期将至,待在活受罪,早就了无生趣。你既然来了,用那金翅刀给我一个痛快的罢!」韩凤脸色微颤,又哼了一声,道: 「我没打算杀你。
      倒是你变装潜入王府,苦心孤诣,却落得这个下场,难道不恨你父亲么?「
      韩熙心中暗疑,摸不透韩凤所为何来,当下笑了一笑,道:「我爹是侠义道的巨擎,名满江湖,武功出神入化,我有大半本领是受他所赐,为何要恨他?我有今日,全是咎由自取,我本就该死!」说着乾笑几声,却似乎刻意而为。
      韩凤深深呼吸几下,道:「你此话当真?」韩熙道:「到此地步,我何须骗人?」韩凤一咬嘴唇,沉声道:「若是你有机会杀你爹,你肯 干么?」韩熙心头一震,目光牢牢盯住韩凤,道:「你……」一吸气,低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韩凤正欲开口,忽听身后一人说道:「 呼延掌门,你挑拨我儿,意欲何为?有什么话,何不直接说与我听?」来者悄然入房,韩凤全无知觉,大惊之下一回身,见着一张湛然隽朗的 脸孔,不是韩虚清是谁?
      霎时之间,长年恨意涌向韩凤心头,登时掩盖了惊恐之情。此时韩虚清语带质问,脸上却仍带着淡淡的微笑,这微笑,直与当年要取她性 命时的表情一样!
      想到当年丧母之惨,韩凤眼眶一热,咬牙切齿,直指韩虚清,喝道:「你来得好!你不过来,我也要去找你──韩近仁,我不姓呼延,我 也姓韩,我是韩凤!」
      韩虚清眼神骤变,冷锐如剑,一看韩凤,她已潸然泪下,一双美目却狠狠反盯回来,毫不放鬆。只一瞬间,韩虚清已回复了平和神色,微 笑道:「姑娘竟也姓韩,真巧。熙儿,你说是罢?」韩熙却显得十分错愕,态若恍惚,脱口叫道:「韩凤,是我妹妹的……」韩虚清斥道:「 胡说,你哪来的妹妹?」这一斥极具威严,韩熙顿时住口,却直望着韩凤,惊疑不定。
      韩凤神色凄惨,怒视韩虚清,厉声道:「韩近仁,我知道你就是我爹!我四岁时,你把我和娘推下山崖,娘死了,我却被师父救了,你想 不到罢!你这么害我们,到底为了什么?你说!」
      韩虚清皱眉道:「我并无女儿,此话从何说起?姑娘,说话当有凭有据莫要信口胡言。」一望韩熙,道:「熙儿,你看如何?」
      父子两人目光交接,韩熙默然片刻,道:「我娘是急病辞世,并非被人所害,我也没有兄弟姐妹,韩家本该由我继承。」韩虚清微笑点头 ,道:「不错,正是如此。」
      韩凤气得浑身颤抖,一展金翅刀,喝道:「到这地步,你还不承认……」韩虚清本来怡然而笑,一见金光闪动,忽然拔剑,手法快得难容 一瞬,太乙剑迅如电光,直刺韩凤心口。韩凤见机也快,身子一闪,凭着云霄派绝顶轻功,竟避开了这雷霆一击。她衔恨含悲,震开金翅刀无 数锋芒,惨然道:「你这残酷无情之辈,竟然是我生父!」
      生离死别逾二十年,当年韩虚清要杀她,今日两人互晓身份,韩虚清仍要杀她,毫不留情!
      韩凤舞开重重刀芒,护住全身,心中却茫然若失,心道:「他翻脸不认人,竟一点也不愧疚,只想着杀我灭口。我决不能让他杀了,但… …难道我要杀他?」
      这片刻恍惚,顿令韩凤处境凶险。对手乃是韩虚清,当今武林一代宗师,岂容她有些许分神?韩凤身法稍滞,太乙剑虚势已封尽她週遭退 路。韩虚清霎时佔尽优势,一剑刺出,直取韩凤咽喉。韩凤步履迴旋,娇躯一翻,陡然死中求生,如飞鸟避罗网,险之又险地逃出剑光封锁。
      可是房中周旋余地太小,这一翻,韩凤已被逼到墙边。韩凤一牵斗篷,金翅刀羽翼铺张,反攻韩虚清,韩虚清挥剑如风,叮叮数响,金翅 刀上竟被削断七枚刀羽,太乙剑却丝毫不损,当真是罕世神剑。
      韩凤见状一呆,知道凭金翅刀无法抵挡太乙剑,自己功力又不及韩虚清,这一仗绝无胜算,只能竭力求生。她一引真气,叫道:「文渊─ ─」求援之声只出二字,忽然腰际一紧,一股凌厉劲力直透经脉。韩凤身躯一震,嗓音不禁哑了,后面的话便叫不出声,更因腰间穴道被拿, 筋骨酸软,再也使不上半点力道。
      她回目一看,登时满心冰凉,偷袭她的人却是韩熙,双手已脱离铁炼束缚,这一招既狠且稳,功劲十足,只是他低下了头,不看韩凤一眼。韩凤颓然松劲,登时眼泪盈眶,颤声道:「连你……你也不认……」
      韩虚清微笑道:「很好,很好!熙儿,你果然很懂是非,这样很好。」
      左手连点数指,封了韩凤各处重穴,令她无可反抗,又道:「呼延掌门……」
      韩凤抬头朝他一望,朦胧泪眼中带着鄙夷之意。韩虚清歎道:「你出口污衊于我,又出手相害,如此行径,实在居心险恶,韩某人亦替云 霄派多年清誉一歎。」
      韩凤一听,肩头一颤,陡然哈哈大笑,厉声大叫:「韩近仁,你真会作戏,这么会颠倒是非,我佩服你!」
      韩虚清道:「熙儿,你虽然犯过大错,总算受我教诲多年,尚能看清这女子的鬼蜮伎俩。她冒充你的妹妹,你相信么?」韩熙低声道:「 孩儿……当然不信。」韩虚清微笑道:「这就对了。虽然如此,为父总不放心,你且证明给为父看看。」韩熙一听,顿时明白父亲用意,喉头 一咽,望着韩凤的身子,心中颇为矛盾。韩虚清沉声道:「怎么了?」韩熙一惊,道:「没什么,孩儿……遵命。」把心一横,扯去了金翅刀 斗篷,伸手猛撕韩凤衣衫。韩凤大惊,正要呼叫,韩熙已撕下一团破布,塞进她口中,令她不能叫嚷。
      韩熙伸手一摸,把她丰满的乳房揉了几下,沉声道:「你是我妹妹?哼,倘若如此,我现下上了你,岂不是乱了伦常?我会干这种事么? 」唯一迟疑,又补上一句:「我爹最重仁义道德,又岂会容得下这等事?」说着说着,已将韩凤的衣物撕扯得破烂不堪,处处露出肌肤。
      韩凤惊恐之余,同时已对这两父子绝望,心道:「他们不单是不认我,还要自欺欺人。这两个人……不,他们不算是人!」
      「嘶」地一声,韩熙扯裂了韩凤的裤子,私处登时曝露在外,白嫩的肌肉微微耸起。韩熙脱去虚锁双足的铁炼,掏出渐次粗长的阳物,呼 了口气,道:「你瞧,你瞧……愈来愈大了,哥哥怎么会对妹妹这样呢?」说着拚命搓揉韩凤遍体肌肤,尤其不放过那一双美乳,口中胡言乱 语,慾念愈增,以镇压过自惭之意。
      韩虚清微笑旁观,毫无制止之意。
      韩凤口中不能说话,眼泪却不住溢流,然而韩熙视而不见,待得阳具坚硬,便向那两片稍见湿润的肉唇挺进,腰际微微颤抖,口中喃喃说 道:「你决不是我妹妹,不是,当真不是……」
      在喃喃自语声中,韩熙缓缓插入了韩凤体内。韩凤紧闭双目,喉间发出苦楚的呻吟,纤腰如水蛇般摆动不休,似欲抗拒。韩熙高高抬头,咬唇顶腰,猛力插至深处,神情竟有些恍惚。韩虚清却轻轻点头,颇有讚许之意,笑道:「很对,很对!」
      韩熙听见此言,咬紧牙关,抱着韩凤的腰,猛烈冲撞起来。韩凤呜呜低唤,白雪般的肌肤汗出如浆,艳丽无比,但她眉头紧皱,泪珠连串 滚落,却是极悲。
      韩熙不敢多看,只有不断抽动下体,低声说道:「你不是,不是……」
      猛听一声如雷怒吼:「韩熙,你做什么?」门板骤然震飞,任剑清当先破门而入,文渊、秦盼影随即冲进房中,秦盼影一见房中景象,失 声狂叫:「师姐,师姐!」
      事出意外,韩虚清脸色一变,厉声道:「逆子,你好大的胆子!」竟不看三人,倏然一掌打在韩熙肩膀。韩熙双眼一瞪,动作停下,缓缓倒在韩凤身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第四色400ai_色色小说_影音先锋色情资源站_sis色中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