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夫妻

    时间:2018-06-13 星期六早晨,一缕温暖的春风吹拂着一片风景如画的树林,安妮渐渐地从睡梦中甦醒过来,她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她赤身裸体的躺在丈夫的身边,她的丈夫——靖民侧躺在床上,背对着她。
    她翻了一下身,将丰满的乳房贴在丈夫的后背上,用坚硬的乳头摩擦着丈夫宽阔的后背,她伸出手摸了一下丈夫大腿根部那渐渐勃起的大阴茎,靖民翻过身来,轻轻地亲吻着妻子的嘴唇,他把她推开了。
    「安妮,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起床赶路了,否则,天黑之前我们无法到达宿营地,到时候,我们不得不摸黑赶路。」靖民轻声地对妻子说。
    靖民说的是实话,然而,安妮依然紧紧地搂住丈夫的胳膊,她用一只小手抓住丈夫大腿根部的大阴茎不放,她尽情地亲吻着丈夫的嘴唇,并将舌头伸进了丈夫的嘴里,她感觉到丈夫的大阴茎顶在她的小肚子上,渐渐勃起变硬了,她兴奋得用大腿根部的肌肤摩擦着丈夫大的阴茎,她渴望再一次跟丈夫做爱,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性慾特别强烈。
    靖民轻轻地摆脱妻子的纠缠,他小声地说:「安妮,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我们本该一个小时前就出发赶路,我们不能再睡懒觉了。」
    安妮耸了耸肩膀,她放开了丈夫的胳膊,她本想今天早上跟丈夫做爱的,可是,已经是上午九点,她不得不放弃奢望。他们驾车在路上已经行驶了两天,安妮作为一位23岁的女孩儿,她的确讨厌赶夜路。
    靖民率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安妮望着赤身裸体的丈夫,站在她面前伸了一个懒腰。靖民身高一米七八左右,体格健壮,肩膀宽宽的,他梳着板寸头,长着一双冷峻的眼睛,他的胳膊和腿上布满了发达的肌肉,他那深红色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直直的挺立着,他的阴毛浓密,显示出一种雄性的刚毅。
    安妮赤裸着身子侧躺在床上,她瞇缝着眼睛端详着丈夫的大阴茎,根据她对男人的了解,她判断丈夫的大阴茎并不很大,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中等水準,但是,她喜欢丈夫的大阴茎。
    靖民的大阴茎下面垂着一对鸡蛋大的睪丸,与他的阴茎相比显得不成比例,作为妻子的安妮知道,丈夫做爱时的射精量很大,每次她跟丈夫做爱的时候,丈夫的射精量都足可以灌满她的阴道,而且还有大量黏糊糊的精液从她的阴道口被挤出来。
    这时候,靖民又伸了一个懒腰,他胸膛和腹部的肌肉显现出来,尽管他很少参加锻炼,可是他的肌肉却很发达。安妮懒洋洋地也从床上爬起,钻进了浴室準备去洗澡,她赤身裸体地站在大镜子面前端详着自己那张白皙而漂亮的脸蛋儿,用手抚摸着自己那一对丰满而结实的乳房,她将乳房拢在一起,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做出了一个鬼脸。
    安妮的乳房雪白而丰满,她的乳头特别漂亮,那对深红色的乳头高傲地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面,直直的对着前方;乳头週围有一圈梦幻般的粉红色乳晕,让她的乳头显得格外迷人。
    安妮的一头秀髮垂在她的乳房上,她踮起脚尖,让自己的身高足足提高了5厘米,她那修长的大腿和雪白的屁股紧绷着。作为女人,她知道自己穿高跟鞋走路的姿势特别迷人,当她走过男人身边的时候,许多男人都伸长脖子看她那修长大腿和滚圆而结实的屁股。
    安妮伸出小手抚摸着大腿根部的阴毛,她不知道是否应该留下来还是刮掉,好几次她都想刮掉女性生殖器上长着的阴毛,她觉得阴毛妨碍她跟丈夫的做爱,不过,丈夫靖民却很喜欢她屄上的阴毛。
    安妮的阴毛比一般女人的要浓密而且长,黑褐色的十分漂亮,阴毛捲曲着贴在她的两片大阴唇和大腿根部的隆起上,让她显得格外性感迷人。安妮琢磨了半天,还是决定留下阴毛。
    靖民在公司里是一个很勤快的职员,他不计报酬地拼命加班工作,因此,他的老闆很欣赏他,特意批准了几天假期,让他到外面出去旅游。靖民和妻子本想到名胜风景区去取旅游,可是面对人山人海的游客,夫妻俩打消了这个念头。
    夫妻俩的决定是正确的,于是,安妮的朋友向她推荐了一处隐藏在深山里的僻静风景区,她欣然地接受了建议,可是,当她给这处风景区打电话预订房间的时候,对方却哈哈大笑起来。
    「小姐,我们这座风景区人迹罕至,根本没有旅馆;而且现在是春夏之交,还没有到旅游旺季,因此游客较少。不过,小姐,请你放心,我们这里的环境优美、风情如画,更重要的是,我们这里还有特色服务,肯定会让您满意的。」那位管理员回答道。
    安妮听完那位管理员的话有些失望,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座僻静的风景区游客很少,她可以跟丈夫一起去自助旅游,这正中她的下怀,于是,她欣然同意了。不过,她并没有理解「特色旅游」的含义是什么,其实,她做梦也没想到,正是这次自助旅游,让她体验到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换妻游戏,她觉得那种感觉既难以启齿又快乐无比。
    安妮和丈夫商量后,靖民欣然同意,他特意买来一顶野外宿营地帐蓬,然后收拾行李,开着他那辆三年前买的汽车出发了,这是一辆三厢轿车。那座风景区的路途遥远,他们需要开车三天才能到达,不过,他们夫妻俩并不在乎,毕竟这也是自助旅游的一部份。
    今天早晨,靖民和妻子安妮简单洗澡,吃了几口早饭后,就提着行李就出发了,此时,已经是上10点钟了。靖民驾驶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安妮静静的坐在丈夫身边,她不时地抬起头瞧一眼丈夫。他们新买的帐篷就放在身后的车厢内,安妮在琢磨,她不知道晚上睡在帐篷里的感觉是什么滋味。
    安妮和丈夫靖民是大学同学,他们俩一毕业就结婚了,他们俩像其他小夫妻一样,在双方父母的资助下买了一套房子,从此,他们夫妻俩过上了漫长的偿还房贷的生活。
    但这让他们的生活失去了很多色彩,儘管安妮很喜欢跟丈夫做爱,可是她不得不小心谨慎地採取避孕措施,她害怕怀孕生孩子,那会让他们的生活增加沉重的负担。靖民为了赚钱,没日没夜的拼命,他唯一的梦想就是早日偿还房贷,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他跟妻子安妮的性生活。
    安妮总是觉得无法从丈夫身上获得酣畅淋漓的做爱体验,日子一久,她不免有些对丈夫抱怨起来,不过她依然深深地爱着丈夫,她只是想体验一下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的感觉,这样可以大大缓解她心中的性压抑。她并不觉得这么想是在背叛丈夫,她反而觉得这有利于他们婚姻的稳定。
    安妮格外珍视她跟丈夫的这次出门旅游,这可以大大缓解生活压力,让夫妻俩在心理上获得片刻的喘息。安妮又瞥了一眼身边的丈夫,她知道,丈夫在开这辆旧车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们的大学时光,这辆汽车是靖民特意为了跟安妮约会而买的,那年安妮只有21岁,而靖民比她大两岁,而且即将毕业了,他需要一辆汽车。
    「安妮,你觉得这辆汽车怎么样?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情景吗?」靖民小声地问。
    「噢,当然记得,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啊!」安妮想望地说。
    安妮望着窗外美丽的景色,她的思绪回到了过去。安妮出生在一个保守的家庭里,她在跟靖民结婚之前,她只跟两个男孩谈过恋爱,她也从来没有跟这两个男孩发生过性关係,当她跟第一位男孩儿谈恋爱的时候,她干得最过火的事情,无非是跟这位男孩亲吻过。
    当她跟第二位男孩子谈恋爱的时候,她大大地向前迈一步,她让那位男孩摸了她的乳房。那年她只有18岁,那是她平生头一次体验到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那位男孩的手摸到她细嫩的乳头的时候,她的整个身体情不自禁地快乐地颤抖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那个男孩儿尽情地交替揉捏着她一对细嫩的乳头时,她感觉有一阵阵快感从乳房里辐射而出,向下辐射进她的阴道里,她感觉阴道里不住地流出一股黏糊糊的阴液,润湿了她的小内裤。对于安妮来说,那是一种全新的、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她知道,那就是性快乐,从此以后,她变得越来越大胆了。
    「靖民,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你是一个多么好色之徒,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想佔我的便宜。」安妮半开玩笑地说。
    「是的,面对你怎么漂亮的女孩,我怎么能不好色呢?」靖民哈哈大笑说。
    (2)
    安妮比靖民小一岁半,当她遇见靖民的时候,她觉得靖民是那么成熟而富有男人魅力,可是事后证明,这并不完全正确,不过,她依然深深地爱上靖民了。
    靖民并不是一位保守的男孩,在认识安妮之前,他已经至少跟两个女孩发生过性关係了,他甚至还跟大学的女老师性交过,他觉得自己是一位富有魅力的男人,他喜欢跟女人做爱。
    安妮很清楚靖民过去的所作所为,当她跟靖民谈恋爱的时候,她也在犹豫不决是否要跟靖民继续谈下去,她不喜欢靖民的放蕩,然而,她却深深地坠入了爱河不能自拔。最终,安妮克制不住,她跟靖民发生了性关係,然而,生活跟安妮开了一个大玩笑,当她跟靖民第一次发生性关係的时候,她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性慾是多么强烈。
    安妮将思绪拉回到现实,她扭头瞥了一眼后排车座,正是在那里,她将宝贵的贞操献给了靖民,那时候,她跟靖民仅仅谈了三个月的恋爱时间,她就让靖民伸手掀开她的衣服,摸了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
    在那些浪漫的日子里,他们俩时常到外面的酒吧约会,一起坐在酒吧里望着繁华的夜景,彼此尽情地亲吻。从那时起,安妮发现自己特别喜欢跟靖民接吻,她甚至不想再跟别的男孩儿来往了,她喜欢靖民那种法国式的浪漫接吻。
    她将细嫩的舌头伸进靖民的嘴里,他们俩的舌头交织在一起,靖民的舌头很富有魅力,他也将舌头伸进安妮的嘴里,安妮体验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快乐。然而,作为少女,她的心里却有一丝莫名的负罪感,她觉得自己是一位坏女孩儿。
    当安妮跟靖民接吻的时候,靖民总是试图摸她的乳房,安妮本能地将他的手推开,于是,靖民抓住安妮的小手放在他的大腿内侧上,安妮的小手不情愿地摸到了靖民大腿根部高高勃起的阴茎,儘管隔着裤子,可是她依然能够感觉到大阴茎在有节奏地抽动。
    安妮羞臊得立刻将手抽回来,然而靖民却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将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大阴茎上,安妮兴奋得心怦怦狂跳,她平生头一次摸到了一个男人的大阴茎。从那以后,当靖民掀开她的T恤衫、摸她一对小巧玲珑的乳房的时候,安妮不再拒绝了,她只是静静地坐在车座上,绷紧身上的肌肉,任凭靖民揉捏。
    安妮觉得乳头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大,她感觉一阵阵快感从她的乳头里辐射而出,她甚至兴奋得没有勇气推开靖民的大手。起初,靖民轻轻地揉捏她的乳头,紧接着,他尽情地揉捏着她的乳头,一瞬间,安妮性慾的闸门被打开了。
    靖民将手伸到安妮的乳罩里,尽情地揉捏着安妮的一对小巧玲珑的乳房,他甚至肆无忌惮地解开安妮的乳罩,尽情地揉捏着她的乳头。靖民感觉安妮的乳头小巧而精緻,暖暖的,他用手指拨弄着安妮的一个小乳头,然后拨弄另一个小乳头,接着,他将手指插入安妮的嘴里,安妮下意识地吸吮着他的手指,就像在吸吮自己的乳头似的。
    那天晚上,安妮和靖民躲在他的汽车里,靖民掀起安妮的T恤衫,安妮的一对雪白而细嫩的乳房一下子展现在他的面前。靖民张着大嘴贪婪地注视着安妮的一对乳房,然后伸出手拢住安妮的一对性感的乳房,安妮不但没有阻止,她竟然用小手抓住已经被掀起的T恤衫,让靖民尽情地欣赏她的乳房。
    她的一对雪白而细嫩的少女乳房,在明亮的街灯照射下散发出一种梦幻般的光,她那粉红色的小乳头高傲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心里感到一阵阵兴奋夹杂着一丝恐惧,对于女孩来说,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靖民一下子探出头,还没等安妮反应过来,就将她的一个乳头含进了嘴里,安妮下意识地想推开靖民,然而一瞬间,她感觉一阵快感从她的乳头辐射而出,迅速传遍全身。
    安妮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快感,她无法抗拒这种快感的诱惑力,就在那一刻,安妮真正领略到这就是性快乐。更让她感到害羞的是,她竟然很喜欢性快乐,那是一种一阵阵温暖的性快感,那种快感像电流一样辐射她的全身,向下辐射进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里。
    她感觉阴道有节奏地抽动起来,一股股阴液从阴道里涌出,润湿了她的小内裤。对于安妮来说,那是一种兴奋夹杂着羞臊的感觉。
    安妮兴奋地将小手摸向的靖民的大腿根部,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靖民高高勃起的大阴茎,与此同时,靖民也将手向安妮的大腿根部,安妮自己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她竟然顺从地分开了两条修长的大腿。
    靖民的大手隔着安妮湿漉漉的小内裤,揉捏着她大腿根部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更多的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安妮再也克制不住了,她一把将靖民推开,然而,靖民并没有生气,他紧紧地搂住了安妮柔软的身子,贴在安妮的耳边小声说:「安妮,我想跟你做爱……」
    「是的,靖民,我也想跟你……」安妮喘着粗气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话,彷彿觉得自己是在梦幻中。
    靖民将安妮抱起,放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靖民跟女孩做爱很有经验,他并没有立即对安妮下手,他要给安妮一些时间战胜内心的羞耻感。
    大约过了五分钟,靖民见到安妮没有反应,于是轻轻地掀开了安妮的裙子,还没等安妮来得及阻止,他就一把扯下来安妮的小内裤。「不!不!」安妮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然而,已经太迟了,她的大腿根部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已经完全展现在靖民面前,她羞臊得紧紧闭上双眼,脑子里一片空白。
    靖民抓起安妮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阴茎上,安妮觉得靖民的阴茎非常大,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大。她觉得靖民的大阴茎很硬,伸手摸了摸大阴茎头部的裂口处,感觉一股滑液缓缓地从大龟头的裂口处渗出来。对于女孩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梦幻般的感觉。
    安妮仰面躺在车座上,她顺从地分开了两条大腿,靖民顺势用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安妮的两片隆起的大阴唇,将大龟头顶在安妮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中,他并没有立即将大阴茎插入安妮的阴道里,而是用大龟头拨弄着安妮那坚硬而敏感的小阴蒂。
    然后,靖民用大龟头拨开安妮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将大龟头对準了安妮的阴道口,他探出头亲吻一下安妮的嘴唇,接着他屏住呼吸,将臀部用力向前一挺,一瞬间,他已将大龟头插入了安妮那细嫩的阴道里。
    突然,安妮尖叫了一声:「不!」然而,已经太迟了,就在那一刻,靖民的大阴茎穿破了安妮那宝贵的处女膜。他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安妮那些细嫩而紧绷的阴道里,安妮感到阴道口一阵疼痛,她想要尖叫,可是靖民却将嘴唇紧紧地贴在她的嘴唇上,不让她发出尖叫声。
    接着,靖民将整个大阴茎缓缓的、深深的插入了安妮的阴道里,仅仅过了一分钟,他就将一股股黏糊糊的精液射进了这位处女的阴道里。
    当靖民的大阴茎第一次插入安妮的阴道里时候,安妮感觉到不仅仅是阴道口的疼痛,更多的是一种恐惧。过了一会儿,安妮感觉那种疼痛和恐惧渐渐地消退了,她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感从心底里升起,她绷紧大腿上的肌肉,用阴道壁紧紧地裹住靖民的大阴茎,她的阴道不住地有节奏地抽动着……   过了一会儿,靖民缓缓地将大阴茎从安妮的阴道里抽出,安妮感觉到阴道里传出一阵快感,那是一种极度的快乐夹杂着一丝痛苦和羞臊的感觉。安妮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再也不是处女了,而是一位女人,她的阴道里已经被一位男人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就在这一瞬间,她完成了从女孩儿到女人的转变。
    靖民紧紧地抱住安妮柔软的身子,尽情地亲吻着安妮的面颊,他告诉安妮,跟她做爱的感觉非常美妙,他想下一次再跟安妮做爱。安妮恍恍惚惚的,根本没有听清靖民在说什么。
    然而,对于安妮来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她不想再跟靖民做爱了,那是一种让她羞臊得无地自容的感觉,儘管那是一种非常快乐感觉。可是,仅仅过了一个月,安妮就抵挡不住靖民的诱惑,他们俩再次发生了性关係。
    日子一天天过去,作为纯洁少女的安妮,对性的看法也在悄悄改变。在此之前,她觉得男女只有在结婚以后才能够发生性关係,而且做爱的目的是为了生孩子,可是如今,她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她觉得男女之间的性交是快乐而淫秽的,甚至是骯髒的,然而她却无法抗拒那种诱惑。
    每当安妮跟靖民性交完之后,她都下定决心不想再见到靖民了,她还无法接受自己的阴道里灌满一个男人精液的现实,她觉得自己太放蕩了,她是一个坏女孩儿。然而,没过两个星期,她就再次跟靖民出去发生性关係了。
    此时,她已经深深爱上了靖民,她无法忍受跟靖民分离的痛苦,而更重要的是,她不敢承认,但却无法否认,她喜欢跟男人做爱的感觉。事实上,她已经迷恋上了跟男人疯狂做爱的快感,她无法抵御靖民的大阴茎深深插入她阴道里带来的难以形容的快感。
    安妮大学刚一毕业就跟靖民结婚了,他们的蜜月是在疯狂做爱中渡过的,那是一种近乎于恐怖的做爱,不过,在安妮的心中已经没有了负罪感,她觉得结了婚的女人有权利享受跟丈夫做爱的快感。事实上,她特别喜欢做爱的感觉,她甚至后悔,为什么没有跟靖民早一天结婚。
    结婚以后,安妮才渐渐真正认识到,她是一个多么喜欢男人做爱的感觉啊!她甚至喜欢跟丈夫和女儿谈论做爱的感受,她毫无顾忌地用最下流的词,比如:「鸡巴」、「肏屄」等来谈论男女之间做爱的事情,她甚至告诉靖民,当他的大阴茎深深插入她阴道里的时候,她感觉整个阴道有多么快乐。此时,安妮已经没有了半点羞涩感,女人的变化有多么快。
    「嗨!安妮,你的词儿太下流了,你怎么能够说『鸡巴』、『肏屄』这种话呢?」靖民惊讶于妻子的变化,然而,他却很喜欢妻子的放蕩。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喜欢淫蕩的女孩儿,男人喜欢听女孩儿大谈做爱时的感受,这会让男人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噢,老公,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就是喜欢和男人做爱的感觉。」安妮毫无顾及地说。
    安妮将思绪拉回到现实中,靖民的汽车继续行驶在公路上,公路两边的风景如画。
    (3)
    「安妮,你在想什么呢?」靖民轻声地问。
    「噢,老公,我在想着我们第一次做爱的事情……那真是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呀!直到今天,我一直感到后悔,我当初为什么只跟你一个男人发生性关係呢?我特别想体验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快感。」安妮半开玩笑地说。
    「安妮,别胡扯,你怎么能想这么下流的事情呢?一个女孩儿只能跟她的男朋友发生性关係,她结婚以后,只能跟丈夫一个人发生性关係。你的想法太让我震惊了……不过,对于女孩儿来说,跟不同的男人发生性关係,肯定是一种美妙的感觉。」靖民也半开玩笑地说。
    「噢,老公,别假正经了,为了我们的婚姻,你应该大度一点。我觉得,我早就摆脱了道德的束缚。」安妮眉飞色舞地说。
    靖民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他的汽车静静地行驶在公路上。安妮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她对男女之间性爱的事情是在一个秋天改变的,那时候,她已经结婚一年多了,她对跟丈夫做爱有了一丝厌倦,渴望寻找新的刺激。
    安妮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偷偷的浏览了一家成人用品网站,她想了解一下性玩具知识,她看到网上有几个女人正在谈论着使用假阴茎和振荡器的心得,其中一个女人正在毫无顾忌地给另一个女人出谋划策,建议她使用多大尺寸的假阴茎和振荡器。
    安妮好奇地注视着几个女人之间的交谈,她听得脸羞臊得通红,她头一次知道,女人使用假阴茎深深插入阴道里的感觉有多么快乐。
    晚上,安妮告诉丈夫,她偷偷地浏览了一家成人用品网站,她将自己的渴望告诉了丈夫,她想让靖民给她买一个大阴茎,她想体验一下用阴茎自慰的快乐无比的感受,她喜欢看那些男女之间赤裸着做爱的A片。
    靖民听完安妮的话,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不敢相信安妮的变化如此之大。过了一会儿,靖民深吸了一口气,他竭力让情绪平静下来,他问安妮是否愿意跟他去成人用品商店,选购她所需要的成人用品?
    安妮不加思索地一下子喊出:「老公,太好了!现在就让我们出发。」此时正是半夜三更,安妮似乎兴奋得忘记了时间。
    第二天上午,安妮在丈夫的陪同下来到了一家成人用品商店,这是一家很僻静的、规模不大的成人用品商店,店里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在晃来晃去,柜檯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假阴茎,做得几乎跟男人的生殖器一模一样。
    柜檯里面坐着一位23岁左右的女孩,很显然,她是店里唯一的营业员。她面对各种各样尺寸的假阴茎和稀奇古怪的成人用品并没有感到任何尴尬,若无其事地跟店里的几个男人交谈着。
    当安妮和丈夫走进这家成人用品店的时候,店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将目光投向她,他们的眼睛里都流露出色迷迷的目光,那种感觉就像他们渴望扑上去将安妮剥光衣服轮姦似的。
    安妮面对那些那些男人色迷迷的目光,羞涩得低下头,不过,她的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她喜欢那种色迷迷的感觉,她知道自己那修长的大腿和滚圆而结实的屁股,足以让那些男人们晕倒。
    安妮走到柜檯前,仔细端详着柜檯里摆放着的各种尺寸的假阴茎,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假阴茎的尺寸如此巨大。这时候,柜檯里的那位小姐将一个假阴茎从柜檯里取出,递到了安妮的面前,安妮兴奋得将那个假阴茎接过来,她的脸羞臊得通红,然而,她大胆地端详着那个假阴茎,她兴奋得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手里的这个大阴茎实在太大了,足有30厘米长。
    这时候,那位营业员小姐开始慢慢地向安妮介绍,她说这个假阴茎是根据真人的大阴茎模型製造的,安妮想像不出,哪个男人的大阴茎竟然会有如此巨大,她更想像不出,哪个女人的阴道能够适应如此巨大的阴茎。
    这时候,安妮想像着自己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挺着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将他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自己的阴道里的感受。安妮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兴奋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不想让那位年仅23岁的小女孩看出她的羞臊。
    安妮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假阴茎,这个假阴茎是用橡胶做的,又长又粗又硬,这个假阴茎比她丈夫靖民的阴茎足足大上两倍,安妮想像不出哪个男人会有如此巨大的阴茎,不过,她非常渴望能够体验被如此硕大无比的阴茎插入自己阴道里的感觉,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么想,她只是渴望那种感觉。
    那个女孩依然滔滔不绝地向她介绍,她说这个尺寸的假阴茎非常受欢迎,不过,使用的时候,要在假阴茎的棒桿上和阴道里涂上一些润滑液,否则的话,插入阴道里会感觉很痛。
    这时候,靖民去问那位营业员小姐,是否有卖A片的?那位小姐指了指旁边的货架,靖民扭头一看,果然旁边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赤裸裸的A片,几个男人正在津津乐道地选购。
    安妮瞥了一眼A片的封面,上面都是一些赤身裸体的男女在疯狂地做爱的画面,她犹豫了片刻,没有勇气挤在那几个男人中间选购生活片,于是,她只购买了假阴茎就匆匆地离开了。
    晚上,安妮早早就上床睡觉了,她脱光了衣服仰面躺在床上,用力分开两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将新买的假阴茎顶在自己的女性生殖器上,靖民坐在她的身边,帮助她撑开两片隆起的大阴唇。
    安妮将那个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插入了她那细嫩的小阴道里,起初,安妮感到阴道有点痛,毕竟那个假阴茎实在太大了,后来,安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丈夫的帮助下,终于将这个假阴茎插入了阴道里。
    过了一会儿,她那细嫩的阴道渐渐适应了这个大阴茎,她感觉并不是十分疼痛,就慢慢地将假阴茎在阴道里插入拔出。安妮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快乐的感觉,「啊……啊……」安妮紧闭双眼快乐地哼着,她想像着那天晚上头一次尝试假阴茎自慰的感觉。
    安妮的哼哼声惊动的她的丈夫,靖民扭头瞥了一眼身边的妻子,他看见安妮紧闭双眼,两只脚搭在座椅上,她的两条大腿用力地分开着,安妮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她在尽情地手淫。
    「安妮,你太放蕩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淫。不过,我要问你,你是否在想像着我的大阴茎插入你的阴道里的感觉?」靖民半开玩笑地问道。
    安妮睁开漂亮的大眼睛,瞥了一眼丈夫说:「当然了,老公,正如你说的,一个女孩儿在自慰,她太寂寞了,请你不要打扰她。」
    靖民会心地笑了一声,他直视着前方的道路继续开车。过了一会儿,他扭头瞥了一眼窗外,汽车转了一个弯继续向前行驶,汽车驶上了一条蜿蜒的小路,两边的树林越来越茂密,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汽车大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树林里越来越茂密,他们似乎行驶在人迹罕至的森林里。这时候,对面驶来了一辆敞篷跑车,上面坐着一个男人和两个漂亮的女孩,那个男人正在开车。
    当安妮看到那两个女孩的时候,她大吃一惊,只见那两个女孩儿都赤裸着上身,坐在后排座上有说有笑,他们甚至还向安妮的汽车招手。两个女孩胸前雪白而丰满的乳房清晰可见,就像他们的那辆敞篷跑车一样,安妮甚至猜测,那两个女孩儿没有穿内裤,她们俩赤裸着身子坐在车里。
    靖民也看到了那两位赤身裸体的女孩儿,他扭头对妻子说:「安妮,你看那两个女孩!」
    「老公,我看见了,当我到达风景区这时候,我也要像那两位女孩一样赤裸上身。」安妮说完,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当然了,你是安妮嘛!没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放蕩。不过,请你放心,我不是那种爱嫉妒的丈夫。」靖民怪声怪气地说。
    「老公,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大乳头的女人?」安妮疑惑地问道。
    「也许大乳头能够激起男人的性慾,就像女孩喜欢大鸡巴的男人,道理都是一样的。」靖民说。
    「是的,这地方像一家裸体俱乐部,我喜欢这儿。」安妮兴奋地说。
    中午时分,安妮和靖民驱车来到了一处寂静的宿营地。宿营地的面积很大,建在一处山坡上,几座稀稀拉拉的帐蓬散布在茂密的树林和草丛中,每座帐蓬旁边都摆放着发电机,附近还停着一辆轿车。显然,这是自助旅游游客自己搭建的帐篷和设施。
    靖民和安妮继续驱车向宿营地深处驶去,他们仔细巡视着路边的门牌号,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事先预订好的位置。这时候,安妮注意到他们的旁边搭建了一座很大的帐蓬,外表很气派,她估计里面的设施一定很豪华。
    「好家伙,这座帐蓬太气派了,相比之下,我们的帐蓬实在太寒酸了。」靖民无奈地说。
    靖民将车上的帐蓬和发电机搬下来,不一会儿,他就七手八脚地搭建好了帐蓬,还在帐篷里扯上电线安装了电灯。安妮和丈夫钻出自己小帐蓬,向旁边的那种豪华气派的帐蓬张望,他们还向左右张望了一会儿,他们发现週围空蕩蕩的,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和草丛,只有他们这两座孤零零的帐蓬。
    安妮和靖民都不喜欢人声嘈杂的地方,他们夫妻俩很喜欢这儿的自然环境,这里空气清新,週围静悄悄的,只有不时传来的鸟鸣声。
    (4)
    安妮和丈夫靖民手挽着手向附近的湖边走去,这是一片掩映在茂密丛林中的清澈湖水,面积虽然不大,可是却很别緻,湖面平静得就像一面镜子,映衬着蓝天白云,偶尔湖面随着一阵微风袭来,泛起层层涟漪,这里的景色十分宜人。
    湖边有一处小沙滩,隐藏在茂密的树影里,参天大树遮住了炽热的阳光,在这烈日炎炎的夏季里,这片小沙滩真是一处别緻的避暑胜地。这时候,安妮注意到,只有一对夫妻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他们尽情地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一阵微风袭来,吹拂着安妮的一头秀髮,也吹来了远处的花香。安妮扭头一看,只见一条蜿蜒的小路吸引了她的注意,这条小路若隐若现地掩映在茂密的草丛中,向小沙滩的后面延伸过去。
    安妮和靖民沿着这条蜿蜒的小路向茂密草丛中走去,他们绕过一处隐蔽的草丛,来到了另一处湖边的小沙滩,这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这片小沙滩不同刚才的那一片,它并没有参天大树遮住赤热的阳光,而是暴露在烈日炎炎下,好在小沙滩的週围环包着一片清澈的湖水和茂密的丛林,即便是有太阳的直射,气温也并不高,人也不觉得炎热。
    安妮走到湖边,坐在沙滩上静静地望着清澈的湖水,靖民坐在妻子的身后,他将两条腿岔开,伸向妻子的身体两侧,安妮依偎在丈夫的怀里。他们俩轻轻地亲吻,靖民亲吻着安妮纤细的脖子,又将手伸进了妻子的T恤衫里,安妮没有戴乳罩,靖民的手很快就摸到了她乳房。
    他一边揉捏着安妮的乳头,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安妮的性慾迅速被挑逗起来,她的乳头变硬,挺立在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地体验着被揉捏的快感。
    「啊……安妮,你的乳头感觉太爽了!哎呀,你的乳头变硬了,你的整个乳房也变大了。」靖民一边揉捏着妻子的乳房,一边挑逗似的说。
    安妮紧张地向週围望了望,只见週围依然空蕩蕩的不见人影,只有他们夫妻俩,于是,安妮转过身,她大胆地拉开了丈夫裤子上的拉链,一把扯下靖民的内裤,将他那已经高高勃起大阴茎掏出来。
    「噢,老公,你的鸡巴还不够硬,用你的大鸡巴顶在我的后背上,然后用鸡巴头按摩我的屁股!」安妮色迷迷地说。
    于是,她重新坐在丈夫的两条大腿中间,将小手伸到背后,一把抓住了丈夫的大阴茎快速摩擦起来。她感觉丈夫的大阴茎一点点变长、变粗、变硬了,丈夫的大龟头紧紧地顶在她的屁股上。
    靖民尽情地揉捏着安妮的乳房,他用手指在乳头週围划圈,安妮的性慾在不断增强,她转过身直直的面对丈夫的脸,然后一屁股坐在丈夫的大腿根部上,夫妻俩尽情地接吻。
    「安妮,你的乳头太硬了,我真喜欢你的乳房。」靖民说完,一下子撩起安妮的T恤衫,安妮在一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
    靖民解开衬衫,将赤裸的胸膛贴在妻子的乳房上,他用胸膛尽情地摩擦着安妮的一对敏感乳头。安妮抓住丈夫的大阴茎尽情地揉捏着,她用大阴茎摩擦着自己白皙的大腿内侧,夫妻俩扭在一起,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沙滩上,也照射在夫妻俩的身上。
    「老公,你喜欢我揉捏你的大鸡巴吗?你喜欢这种感觉吗?」安妮兴奋地问道。
    这时候,靖民撩起了安妮的裙子,将手摸向安妮的大腿根部,他发现安妮的女性生殖器已经湿透了。他用手指在安妮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滑动,发现沟槽里已经灌满阴液,安妮顺从地用力分开了双腿,以便给丈夫留下更多的空间。
    靖民用手拨开安妮的两片隆起的大阴唇,摸索着找到了安妮的阴道口,一下子将手指插入了安妮那热乎乎的阴道里。一瞬间,安妮的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她用阴道壁紧紧地裹住丈夫的手指,她渴望丈夫的大阴茎能够深深地插入自己的阴道里。
    「噢,老公,我希望你……肏我!就在这……就在沙滩上肏我。」安妮兴奋地说。
    「真的吗?就在这儿肏你?安妮,你真是一位大胆的女孩。」靖民也兴奋地说。
    安妮警惕的左右瞧了瞧,只见週围依然空无一人,只有他们夫妻俩。安妮站起身,大胆地脱掉了裙子,然后一下子脱掉了内裤,此时,她的下身赤裸着站在丈夫面前。接着,她一把扯下了丈夫的内裤,靖民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直直地对着安妮,安妮重新跨在靖民的大腿根部上,面对丈夫慢慢地蹲下身子,将丈夫的大龟头顶在自己那敏感而坚硬的阴蒂上,然后扭动赤裸的屁股。
    「噢……老公,感觉太美妙了!吸吮我的乳头。」安妮兴奋地说。
    靖民脱掉了安妮的T恤衫,此时,安妮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蹲在丈夫的大腿根部上,靖民探出头尽情地吸吮着安妮那坚硬而敏感的乳头,与此同时,他的大龟头顶在安妮那敏感的阴蒂上。
    安妮向前挪动了一小步,靖民的大龟头在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划动,她感觉大龟头对準了自己那热乎乎的阴道口,安妮慢慢蹲下赤裸的臀部,丈夫的大阴茎开始一点一点插入了她的阴道里,安妮一边快乐地哼哼,一边跟丈夫尽情地接吻。
    不一会儿,安妮的性冲动达到了高潮,此时,她已经不在乎是否有人在偷看了,她甚至渴望有人偷看她跟丈夫尽情地做爱,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吧?
    「老公,我怀疑週围有人在偷看我们俩做爱,你是否感觉到了?」安妮兴奋地说。
    「噢,那太刺激了!安妮,你是否希望被别人偷看?」靖民挑逗似的说。
    「当然。不过我有点害怕,但是,有你在,我并不在乎。」安妮兴奋地说。
    夫妻俩做爱的节拍越来越猛烈,安妮的性慾迅速达到了高潮,她将赤裸的臀部高高地翘起,然后再重重地蹲下,让靖民的大阴茎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阴道里,尽情地体验着做爱的快感。
    安妮阴道壁紧紧地裹住丈夫的大阴茎,她的阴道有节奏地抽动起来,不一会儿,她感觉阴道里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一股炽热的精液猛烈地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啊……啊……肏我!感觉太美妙了……啊……」安妮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靖民紧紧地搂住妻子赤裸的身子,将大阴茎用力插入安妮的阴道里,接着,他继续将一股一股精液射进安妮的阴道深处。
    「啊……安妮,我射精了……我射精了!啊……」靖民兴奋的嚎叫着。
    安妮感觉到靖民将一股炽热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靖民用力将大阴茎深深地插入妻子阴道里,一股乳白色的黏糊糊精液混杂着安妮阴道里的阴液,从阴道口和大阴茎之间的缝隙中被挤出来,流淌到安妮的两片细嫩的小阴唇上,也流淌到靖民的大睪丸上……   夫妻俩赤裸的身子紧紧地搂在一起,他们俩尽情地做爱,然后,他们俩筋疲力尽的躺在温暖的沙滩上,直到夕阳西下。日落西山后,夫妻俩穿好衣服,準备返回自己的帐蓬,他们俩的生殖器上都沾满了黏糊糊的精液和阴液。
    当安妮和丈夫重新回到宿营地的时候,她发现那座豪华的帐蓬前坐着一对夫妻,安妮并没有理睬他们,而是径直回到自己的帐蓬里。她疲惫的躺在垫子上休息,那对夫妻向靖民礼貌地打招呼,靖民走过去与他们交谈起来,那位男人取来一把折叠椅子,请靖民坐下来聊天。
    「嗨!你好,我叫冯霖德,这是我妻子杜斌斌。我们从上海来,你们是从哪儿来的?」那位男人礼貌地问。
    「噢,我们从济南来,那是我妻子安妮。这儿环境真是幽雅而别致啊!」靖民说。
    「是的,对于我们这些喜欢自助旅游的人来说,这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游客稀少,气候适宜。上个星期,我们跟另一对夫妻来到这里渡假,他们昨天早晨回家了,许多白领都特别喜欢这个自助旅游渡假村。」冯霖德说。
    靖民偷偷打量着这对夫妻,冯霖德二十七、八岁左右,人长得英俊而成熟;而杜斌斌二十五、六岁左右,长得非常端庄秀丽,漂亮而迷人,她身上散发出少妇特有的迷人魅力。
    靖民和这对夫妻漫无目的地聊天,他总是情不自禁地偷看杜斌斌,他想像着眼前这位端庄秀丽的少妇跟她丈夫冯霖德做爱的样子,显然,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他们是一对标準的时尚白领夫妻。
    冯霖德身高一米七八左右,他的身材很健壮,微微的有一点将军肚,他梳着标準的背头,头髮油光铮亮;而他的妻子杜斌斌身高一米七左右,她的身材很匀称,一头秀髮盘在脑后。她最吸引靖民的是她那高高挺起的丰满乳房,有点像白人女人的乳房,她如果不戴乳罩的话,乳房会微微的下垂,她的乳房是那种最吸引男人的标準乳房。
    杜斌斌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说话的声音像银铃,她的浑身上下充满散发出迷人的性感,靖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一股想跟杜斌斌做爱的冲动。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第四色400ai_色色小说_影音先锋色情资源站_sis色中色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